乡镇卫生院改制回潮:从产权拍卖到重新归公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4-06-09 16:51

乡镇卫生院改制回潮:从产权拍卖到重新归公
央视国际   2007年08月01日 09:1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编者按

  若干年后回首,也许2007年注定是中国医改的“胶着”之年。

  纵观世界,真正能解决好医疗问题的国家并不多。改革开放三十年后,中国卫生体制改革尤其复杂,不过改革势在必行。现在,我们就站在这样的关口上。

  争论高涨、观点纷纭。我们突然反问自己:是否有一些基本的事实被忽略了?会不会一些常识的规律被遗忘了?而如此巨大如此复杂的改革,如果失去判别的根基则非常危险。媒体,这个时候又应承担什么?

  于是,我们希望回到大地,回到事实,回到常识。

  一味地否定医疗改革基本就是对中国以占全世界1%~3%的卫生总资源,供给着占世界22%的总人口事实的不顾,而一味地希望收回权力,甚至回到改革开放前的卫生体制则只是对历史潮流和经验的轻视,不见问题的复杂性。我们需要问的是,如果医改大大小小上上下下有一百个乃至一万个矛盾和问题,哪些是主要的,哪些是核心的,哪些是它们的关节点,哪些是总量问题哪些又是结构问题,哪些又是可以切入僵滞状态的改革起点?

  2006年里,大到三甲医院,小至乡间诊所,30万家各类卫生机构分布于中国大地上,13亿国民人均两次进入这些大门问病诊疾,每人花费近700元,生老病死,我们都在这里。现在,我们需要智慧,我们需要务实,我们要对自己和后人负责。

  今天,我们从医改争论中心北京“向西300里”。

  “改制前我们业务很少,职工都坐着,改制后开方少的职工自己就走了,优胜劣汰。现在又公有了,应该有保障了,但医疗服务和别的不一样,需要技术和积极性,也不知道经费能保障到什么地步,就怕重返‘大锅饭’时代啊!”一位卫生院院长有些担忧地说

  现在,河北张家口市怀来县卫生院体系正经历着一场新的变革。几年前,作为全市第一个全面进行乡镇卫生院产权改制的县,如今又已全部收回17个私人卫生院。从拍卖到重新归公,其中是怎样的逻辑?

  再归公

  “当时租赁合同是30年,现在没过七八年,政策有变化,就得收回来了,不过合同上写上了如果国家政策有变则可以收回。”2007年7月23日,怀来县瑞云观乡卫生院院长赵志玺告诉记者。

  1992年就分配到这里的赵院长估计“归公”后工资没有以前自己单干时多了,但他觉得要是能按事业编制给职工都上养老保险也不错。不过现在编制和工资经费具体办法都没下来。“全县都这样,卫生院全归公,以前是一块改制拍卖。”而“归公”前后各卫生院主要领导的职务一般没变,他们一般在当地多年,也有技术。

  1999年,怀来县小南辛堡卫生院院长张建栋花了30多万元买下这个院的房子和设备,之后几年又自己投入30多万元。今年,归公后他即从财政局拿到了买卫生院的30万元和新投入价值的70%。

  县政府“买回”当年改制的17家卫生院总共花了483万元,这样做法的初衷在于“新农合”。“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要求每个乡镇都有乡镇卫生院,必须是公立的,由县级投入。所以我们今年就回购了这些卫生院,现在正在定编和核算经费。”怀来县财政局预算科杨科长解释说。在杨科长眼里,改制后的乡镇卫生院这几年扩大不多,有的甚至萎缩,而农民也多去县城或市里看病。

  县财政局计划以后每年投给这17家公立卫生院200万元以上,帮他们购买必要的设备并按标准建好房屋。至于工资,初步的想法是除了这些卫生院诊治服务和医药收入外给予一些补助,财政部门给个补助比例而卫生局具体决定如何分配。好的卫生院少补助点,偏远的、效益差的就多补助点。

  张建栋已经忙乎了大半年装修了,病床也添了20多张全新的。而在已经“归公”但还没有具体政策的过渡期,这些四五万元的投入张院长要自己先垫上。“合作医疗住院才能报销,你卫生院的条件比病人家里还差的话,谁来住啊!就得吸引病人啊!”张院长这样说。

  今年5月15日后,农民病了出院时就能当场领到审核后的补助,设在卫生局的县新农合管理中心让卫生院或定点医院先垫付给农民,然后按时间与它们再结算。据县卫生局有关人士透露,“新农合”确定了309个卫生室、17所卫生院和县医院、中医医院、妇幼保健院为定点机构,但并没选择张家口市第一所民营医院——怀来县同济医院。

  话当年

  1999年,怀来县作出了惊人之举——拍卖所有乡镇卫生院。虽然此时南方已有类似做法,但这里还无人实践。

  赵志玺上世纪90年代刚来时有四名职工,但吃大锅饭,上边拨点钱不够花,煤啊、电啊都要算进去后每人每月300元的工资都开不了。本乡不大,有农民6000多人,但卫生院就这么一家,私人诊所几乎没有。“后来几年财政就越拨越少,改制前好像是政府没钱投入了,就想法改制了。”而县卫生局一位干部说,1999年后卫生院改制的一个背景是全县搞财政供养人员分流。

  据一位参与当年改制的县负责人介绍,1999年的改制有四种形式:预设标底不竞争的就人转制(瑞云观卫生院即是如此)、内部竞争则高中标、社会招标和内部股份合作制。并以拍卖钱款给卫生系统职工补交了1992至1998年养老保险。那一年末,怀来县实有各类医疗机构633个,其中乡医诊所和个体诊所600个。

  改制后,卫生院公益事业性质不变,也依然享受免税政策,不到半年各卫生院即有个人投资100多万元用于扩建或购置设备,业务量也同比增加了20%~60%。有领导预测被拍卖的卫生院中有2/3可在五年左右收回投资。

  不过,对于改制的结果大家还是众说纷纭。

  “我觉得改制把我们改好了,大家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你态度要好收费要低,薄利多销啊!我们给农民看病经常佘账甚至免费,而你到大医院必须拿现钱。”另一位卫生院院长告诉记者,“改制前大家不主动,挣的是定额工资,对病人互相推诿,干不干也那么多钱,半夜三更有病人也不想出去看。工资来看还是改制后高。”

  不过成为私立的卫生院没了财政投入,也和县卫生局联系少了。这时医疗纠纷数量开始增长,一些地方医生和病人关系非常紧张。“如果归了公,卫生系统能比较好地调配人员,培训多,纠纷也少,这样多好。”张建栋院长说。

  卫生院全面依靠上了“以药养院”,主要是治疗费、出诊费、化验费和药品收入,但没多久,卫生院院长们发觉药品利润越来越低了。“现在没法弄,大药房太多,农民也不很富裕,有些小毛病自己到药店就买了,我们镇没有药店,但十里外的东花园镇有,那还是个大集市,人去的很多。他们有的药的零售价我们进都进不来,所以很尴尬。可能是渠道不一样,也许他们是直接和厂家和大批发商进货,我们进货程序多。”一位乡镇卫生院职工告诉记者。

  吸引人才是这些私立卫生院领导的另一大难题,工资给高了承担不了,给少了没人来,对职工也没有保障。一位当地农民则告诉记者,卫生院改制后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以前很多乡镇卫生院可以做的后来都做不了了,比如一些小手术,因为设备更新得少,投资不起,国家也没资助了。不过1999年改制前乡镇卫生院确实已经非常困难,后来私立了基本可以维持。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了,2003年底,全县实有各级各类医疗机构737个,乡医及个体诊所700余家。

  更大的步子?

  “卫生院应该是政府举办的,他们以前做的并不是改革的方向。现在是政府举办,一乡一院,当然也不排斥其他性质的诊所。”河北省卫生厅一位官员这样评价怀来县曾经的卫生院改制。而怀来县也有干部认为那时改革的步子太大了,现在没办法还得重新买回来归国有。

  怀来县有当地官员提醒记者关注改制中的一个细节,1999年卫生院被拍卖的同时,政府在各乡镇新成立了卫生办,设卫生助理员岗位,主管全乡镇公共卫生服务,主要是保健防疫,而这部分改制前属于卫生院负责,改制后公私明确分立了。“这样的分立其实本身就很好地划清了政府与市场的界限,而且运转基本不错。现在可能要取消乡镇卫生办,其实没必要。”这位干部分析说。

  其实就在怀来县改制卫生院的同时,河北大部分卫生院还按老体制运行,记者获得一份河北省审计厅报告显示,在审计的河北乡镇卫生院中,2001、2002、2003年当年结余依次为415万元、48万元、-29万元,经济效益连续三年大幅下滑,呈负增长趋势,2003年已是收不抵支,出现亏损。

  2003年,河北省开展乡镇卫生院布局调整。不过据介绍,此项工作进展并不尽如人意,不少卫生院名义上虽然已经撤并,但实际人员、资产和财务核算依然独立,隶属县卫生局管理。“于是公立卫生院一方面公共职能弱化,一方面经费严重不足人才紧缺,恶性循环。现在说政府主导,但人、财、物和机制到底应该是怎么样的还缺乏探讨。”一位河北省官员告诉记者。

  不过,张建栋院长挺有信心,经过了私立阶段,他感觉在管理上这个卫生院提高了不少,“再有‘新农合’的定点支持,财政加强,我们技术力量强,那些镇上的私人诊所就更比不过了。”

  “改制前我们业务很少,职工都坐着,改制后开方少的职工自己就走了,优胜劣汰。现在又公有了,应该有保障了,但医疗服务和别的不一样,需要技术和积极性,也不知道经费能保障到什么地步,就怕重返‘大锅饭’时代啊!”一位卫生院院长有些担忧地说。

  2006年中国有乡镇卫生院39000所,其中国有25000所,集体13000所,联营私营等不足700所。现在,这些新老问题和经验集于一身的基层卫生部门,正在改革的十字路口上。(田毅 杨正莲)

责编:李二庆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