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板趁改制600万元买下2400万元国有房产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4-06-09 16:51

上海市虹北房地产开发经营公司总经理杨荣昌本是受命进行国企改革的负责人,却利用职权暗渡陈仓,玩起了瓜分和剥离国企资产的把戏,将价值2400万元的国企房产以600万元的低价转卖给了自己。日前,杨荣昌因徇私舞弊致低价出售国有资产和挪用公款罪被市检二分院批准逮捕,其财务经理杨静也因挪用资金罪一并被逮捕。

杨荣昌于1996年在中虹集团有限公司担任部门经理,后受委派兼任上海中农信房地产公司、上海国银经济贸易有限公司接收工作小组负责人。到岗后,杨荣昌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对经营不善的国银公司和中农信房地产公司进行了全面审计,理清了公司所有的债权、债务关系,取得了一定成效。两年后,领导认为杨荣昌接管有功,又把亏损严重的虹北公司交由他接管,并任命其担任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杨荣昌再一次出谋划策,将“烂尾楼”开发成功。企业的起死回生,让杨荣昌的功劳簿上又多了浓浓几笔。之后,杨荣昌又

提出对虹北公司进行改制,获得了高管层的同意。出于对杨荣昌的信任,公司提供了优惠政策,于是,杨荣昌个人便拥有了虹北公司70%的股份,另30%的股份则由国企中虹集团占有。2003年6月15日杨荣昌正式与中虹集团解除劳动合同。这就意味着,杨荣昌以一个民营企业家的身份和国有企业合资经营虹北公司。

此后,已经成为虹北公司“当家人”的杨荣昌提出要收购已经严重亏损的国银公司。于是,在杨荣昌的暗箱操作下,价值2400万元的国企房产竟被以600万元的价格贱卖给了虹北公司。几天后,杨荣昌以虹北公司名义将该房产以1800万元售出,从中渔利1200万元。随后,中虹集团退出所有资金,杨荣昌又将副总徐某和财务杨静吸收为股东,两人分别占15%的股份。至此,虹北公司完全变成了杨荣昌的自家企业。

在此期间,杨荣昌还将原本属于国企的23万元资金用于申购新股,并将股票抛售后所得的30余万元私分。为了彻底掏空被接管的国企,杨荣昌连政府发放的职工安置费也一并侵吞。他从170万元的安置费中私自抽出了42万元,外借给了朋友,当好友提出将钱款返回时,杨荣昌竟指示对方将款项还到另一家名为振虹公司的账户上,而这家振虹公司其实也是杨荣昌开设的一家私营企业。经调查,杨荣昌还与徐某、杨静等人设立了上海宏源公司等几个私营公司,以此瓜分国有资产。上海市虹北房地产开发经营公司总经理杨荣昌本是受命进行国企改革的负责人,却利用职权暗渡陈仓,玩起了瓜分和剥离国企资产的把戏,将价值2400万元的国企房产以600万元的低价转卖给了自己。日前,杨荣昌因徇私舞弊致低价出售国有资产和挪用公款罪被市检二分院批准逮捕,其财务经理杨静也因挪用资金罪一并被逮捕。

杨荣昌于1996年在中虹集团有限公司担任部门经理,后受委派兼任上海中农信房地产公司、上海国银经济贸易有限公司接收工作小组负责人。到岗后,杨荣昌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对经营不善的国银公司和中农信房地产公司进行了全面审计,理清了公司所有的债权、债务关系,取得了一定成效。两年后,领导认为杨荣昌接管有功,又把亏损严重的虹北公司交由他接管,并任命其担任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杨荣昌再一次出谋划策,将“烂尾楼”开发成功。企业的起死回生,让杨荣昌的功劳簿上又多了浓浓几笔。之后,杨荣昌又

提出对虹北公司进行改制,获得了高管层的同意。出于对杨荣昌的信任,公司提供了优惠政策,于是,杨荣昌个人便拥有了虹北公司70%的股份,另30%的股份则由国企中虹集团占有。2003年6月15日杨荣昌正式与中虹集团解除劳动合同。这就意味着,杨荣昌以一个民营企业家的身份和国有企业合资经营虹北公司。

此后,已经成为虹北公司“当家人”的杨荣昌提出要收购已经严重亏损的国银公司。于是,在杨荣昌的暗箱操作下,价值2400万元的国企房产竟被以600万元的价格贱卖给了虹北公司。几天后,杨荣昌以虹北公司名义将该房产以1800万元售出,从中渔利1200万元。随后,中虹集团退出所有资金,杨荣昌又将副总徐某和财务杨静吸收为股东,两人分别占15%的股份。至此,虹北公司完全变成了杨荣昌的自家企业。

在此期间,杨荣昌还将原本属于国企的23万元资金用于申购新股,并将股票抛售后所得的30余万元私分。为了彻底掏空被接管的国企,杨荣昌连政府发放的职工安置费也一并侵吞。他从170万元的安置费中私自抽出了42万元,外借给了朋友,当好友提出将钱款返回时,杨荣昌竟指示对方将款项还到另一家名为振虹公司的账户上,而这家振虹公司其实也是杨荣昌开设的一家私营企业。经调查,杨荣昌还与徐某、杨静等人设立了上海宏源公司等几个私营公司,以此瓜分国有资产。

责编:多国丽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