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向飞地”,如何带动粤东粤西粤北创新崛起?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4-06-09 13:44

一家填补国内技术空白的三维建模设备研发初创公司,将在汕尾产业化落地;

一家业内知名的游戏手柄、电子手表研发生产企业,将在河源龙川投资建厂;

一家迟迟招不到合适人才,甚至想在广州设立分公司招人的清远企业,短时间内招到了3名电商人才;

……

好的科技企业、优秀人才、高水平科创平台,这些都是粤东粤西粤北最紧缺的发展要素。

如今,通过在广州、深圳等珠三角地市设立的“反向飞地”,以前稀缺的资源正流向粤东粤西粤北。

去年3月,省委、省政府发布《关于推动产业有序转移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若干措施》,提出支持粤东粤西粤北在珠三角设立“反向飞地”。今年全省高质量发展大会提出加快产业科技互促双强,培育新质生产力。

科技创新是发展的胜负手。在省的大力支持下,粤东粤西粤北12市瞄准自身短板,主动到广州、深圳等珠三角城市建立“反向飞地”,向发达地区“借智引智”。

“反向飞地”犹如嵌入发达地区的引擎,在当地丰富的人才、科研资源等“养料”滋养下,为粤东粤西粤北地区输送创新发展的动能。

“到有凤的地方筑巢”

解决人才、创新短板

“在华南理工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帮助下,我们解决了从牡蛎中提取生物活性肽产能不足的问题!”位于深圳南山区金融科技大厦26楼的汕尾创新岛(深圳)内,汕尾市五丰海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施俊忠对华南理工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博士徐振秋连声感谢。

汕尾创新岛(深圳)于2021年初成立,是我省较早设立的“反向飞地”。飞地面积约2300平方米,运营至今帮助汕尾企业在深圳设立34家研发中心,引进科研人才137名,引进创新团队47个,注册落地汕尾企业36家,已申报217项知识产权,引进创新团队研发人才123人,产业转化落地16个。飞地积极对接深圳和大湾区创新资源,为入驻企业研发创新及初创项目孵化做好服务。

汕尾创新岛(深圳)。受访者供图

企业进驻创新岛后不久,就碰到了新产品牡蛎肽产量偏低的问题。

通过创新岛平台,公司与从事肽产品研发的华南理工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赵谋明教授团队加强合作。该团队随即派出博士专家赴五丰公司实地考察。

“活性肽的生产包括酶解、精制与分离等步骤。我们发现五丰公司生产线的酶辅料用量不精准,影响牡蛎肽的产量。”华工专家通过调整生产线的酶用量,公司牡蛎肽产出率增长了133%。

进驻汕尾创新岛(深圳)的企业。何嘉琪 摄

在粤北,清远清新区的企业也尝到入驻“反向飞地”的甜头。

在位于广州海珠区工美港国际数字创新中心的清远市清新区“反向飞地”——清新—海珠产业投资促进中心,入驻企业广东浪美新材料最近顺利招到了急缺的电商人才。

“去年,因在清新区招不到合适人才,企业一度想在广州增设分公司专门招人。幸好去年底清新在海珠区的‘反向飞地’成立,我们首批进驻。今年,我们还计划再招高分子材料研发人才,助力企业新产品开发。”公司董事长郭森浪说。

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粤东粤西粤北人才难招、缺乏创新资源,“反向飞地”就是“到有凤的地方筑巢”,在广州、深圳等全国人才高地建“飞地”,对接发达地区的人才、创新、市场等资源“为我所用”。

除汕尾、清远外,粤东粤西粤北各市均在珠三角地市建立“反向飞地”。

各市纷纷布局“反向飞地”的背后,与我省正在全力推动的区域协调发展大局有关。

为推动粤东粤西粤北加快发展,我省大力发展“飞地经济”。此前实施了多轮珠三角对口帮扶,推动产业正向转移到粤东粤西粤北地区。

去年以来,我省相继实施“百千万工程”“珠三角产业有序向粤东粤西粤北转移”和新一轮珠三角与粤东粤西粤北对口帮扶协作等举措,在延续产业“从高到低”转移的同时,鼓励粤东粤西粤北地区“从低到高”到珠三角建立“反向飞地”。

去年3月,省委、省政府印发《关于推动产业有序转移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若干措施》,鼓励探索多种形式双向“飞地经济”模式,支持珠三角各市在粤东粤西粤北地区探索布局建设“飞地经济”,同时支持粤东粤西粤北通过租赁办公楼宇、设置园中园、建设孵化器、打造招商展示平台等方式,在珠三角设立“反向飞地”。

广东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教授燕雨林认为,省里同时推动产业正向转移和“反向飞地”建设,是看到粤东粤西粤北高质量发展面临突出的人才和创新短板后,有针对性推出的“补短板”举措,实现从过去“单向转移”向“双向奔赴”的转变,这也是本轮广东推动对口帮扶协作和区域协调发展的新亮点。

目前,粤东粤西粤北12市“反向飞地”建设已经实现全覆盖。

其中,汕尾、河源、潮州、汕头在深圳设立,清远、梅州、湛江在广州设立,茂名、云浮在佛山设立,韶关、揭阳在东莞设立,阳江在珠海设立,“飞出地”和“飞入地”基本是对口帮扶协作关系。随着对口帮扶协作延伸到县一级,粤东粤西粤北县(市、区)也大量到对口帮扶协作的珠三角区一级设立“反向飞地”。

广州、深圳人才和创新资源丰富,部分非对口帮扶关系的市也积极到广深建“飞地”。如韶关除在东莞设立“反向飞地 ”外,还在深圳设立韶关(深圳)离岸科创中心,汕尾在深圳设立的同时,今年计划在广州黄埔区也设两家飞地。

“到阳光雨露充沛的地方孵化”

在新产业上与发达地区共舞

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粤东粤西粤北12市的“反向飞地”主要发挥三大功能。

一是粤东粤西粤北企业在广深等地市的“科创中心”,由本地企业进驻并设立研发中心;二是科技初创企业的孵化地,引入“飞入地”优秀科技创业团队,经孵化后在粤东粤西粤北地市产业化落地;三是粤东粤西粤北地市在珠三角的宣传展示和招商中心。

“反向飞地”以“科技创新”为鲜明特色,前两大功能尤为重要。

其中,粤东粤西粤北企业在“反向飞地”设立的“科创中心”,能够推动存量企业转型升级,而吸引“飞入地”科创项目孵化并落地,则能有效培育新兴产业的增量,带动科创成色更足的新产业和新质生产力在粤东粤西粤北布局,为粤东粤西粤北竞逐新赛道,甚至在新经济领域与发达地区共舞提供了可能。

记者走访了解到,在粤东粤西粤北设立的“反向飞地”内,新技术、新产业、新动能正在萌发。

在汕尾创新岛(深圳)内,一家专注三维建模设备研发的科技初创公司十分引人瞩目。公司负责人张晓伟向记者演示了其研发的三维建模仪。该设备装配有激光和摄像头,只要在建筑物前走一圈,就能对40米范围内的物体进行即时三维扫描成像。

汕尾创新岛(深圳)招引的三维建模成像设备研发初创公司。何嘉琪 摄

张晓伟说,他们本是一家深圳的科技初创公司,得知汕尾创新岛(深圳)免费提供场地和支持产业孵化后,于去年5月入驻。“我们核心技术是编程,用算法将激光与视频监控等硬件融合,实现快速三维建模成像,该技术填补国内空白,设备价格也只有国外同类设备的1/3,在地质勘探、水利和市政建设等领域拥有广泛的应用前景。”

目前,公司计划在汕尾投资建设生产基地,量产该款三维建模成像仪。为扶持公司发展,汕尾将在市政、水利等领域优先采购公司产品。

在河源龙川县设在深圳宝安区的“反向飞地”——河源龙川(宝安)科技创新中心,也有新的电子企业入驻。

河源龙川(宝安)科技创新中心是全省第一个园区型“反向飞地”,办公及厂房面积达2.6万平方米,空间更大。深圳山合子科技有限公司的研发销售总部已入驻。

河源龙川(宝安)科技创新中心。受访者供图。

“我们是一家总部在深圳的游戏手柄、智能手表研发生产企业,原本打算在深圳租赁场所建新的总部和生产基地。”深圳山合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呙颖介绍说,“得知河源龙川(宝安)科创中心提供远低于市场价的办公场地,且龙川也有配套产业转移园可供公司后续建设生产基地,我们果断将新场地退租,搬到龙川(宝安)科技创新中心。接下来,我们将加快推进到龙川建厂事宜。”

河源龙川(宝安)科技创新中心引进企业生产的游戏手柄。张俊 摄

河源龙川(宝安)科技创新中心引进企业生产的智能手表。张俊 摄

成立以来,河源龙川(宝安)科创中心已吸引6家企业和4家机构进驻,并和深圳多家科研机构或孵化器建立了柔性合作关系。

“粤东粤西粤北缺乏科技创新的阳光雨露,那就到阳光雨露充沛、科创项目多的珠三角去孵化。”广东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教授燕雨林说。

目前,为更好发挥汇聚创新资源的作用,“反向飞地”一般设立于珠三角地市的科创、产业中心,面积在几千平方米不等,并对进驻企业实行减免租金优惠,“反向飞地”运营经费一般由珠三角地市帮扶资金资助。

“研发不是一蹴而就”

“反向飞地”需有长远眼光

粤东粤西粤北“反向飞地”建设已实现全覆盖,并延伸到县一级。

但不可否认的是,除汕尾创新岛(深圳)成立时间近3年、取得阶段性成效外,其他“反向飞地”均在去年或今年初成立,成立时间不超1年,尚处在邀请企业进驻、完善管理的初运营阶段,成效正在逐步显现。

如何让“反向飞地”持续发挥好科创中心和初创项目孵化器的作用?如何让“反向飞地”创新引擎始终动力强劲?

专家认为,要从战略的高度推进“反向飞地”建设,并在省级层面加强体制机制设计,加大扶持、精准发力。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浙江是“反向飞地”发展较早的地区之一,其发展经验或可为广东提供借鉴。

早在2012年,浙江省西部山区市衢州就在杭州建立科创飞地,并先后在上海、杭州、北京、深圳等地建设6处“科创飞地”;2017年6月,宁波慈溪市在杭州设立创新创意飞地,后又在上海虹桥商务区设立科创飞地,湖州南浔区分别在上海松江、虹桥、青浦设立科创飞地。

不仅是浙江,长三角江苏、安徽等省份的地市、县甚至镇一级也到上海、杭州等地设立科创飞地。在长三角一体化的大背景下,“科创飞地”在长三角呈星火燎原之势。

长期关注、研究长三角“科创飞地”的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教授曹贤忠在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表示,高质量发展显著特征就是靠创新要素驱动,后发地区创新动能缺乏,因此要主动到发达地区对接创新资源。

“广东的‘反向飞地’属省内飞地,与浙江省‘科创飞地’类似,浙江支持‘科创飞地’的做法可供借鉴。”曹贤忠说,“浙江发达地区拿出土地支持山区县产业‘反向飞地’建设,且‘反向飞地’用地指标可以通过‘飞出地’用地指标来保障,这进一步打开了‘反向飞地’的空间限制。浙江杭州市还建设了浙江人才大厦,将用于省内各市引进建设企业研发总部、创新中心等,相当于省内各市在杭州飞地的集中地。”

浙江省2021年初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支持山海协作“飞地”高质量建设与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由省统筹安排,在大湾区新区、省级高能级平台等相关产业发展平台,为山区26县布局以先进制造业为主的“产业飞地”,每个县的“产业飞地”原则上不小于1平方公里;省级统筹安排“产业飞地”国土空间规划指标,“飞地”建设用地指标由飞出地通过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和农村土地综合整治产生的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予以保障;支持“飞地”双方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和耕地占补平衡指标异地调剂使用。

曹贤忠同时建议,省支持用地指标的异地调剂,支持“科创飞地”建设,也要做好总量控制,否则会出现过多用地指标向发达地区集中,反而造成发达地区对后发地区的进一步“虹吸”。

除土地要素外,建立“飞地”双方科学的利益共享机制也十分重要。

“这也需要省级部门给予相关指引。双方关注的焦点还是‘科创飞地’科创项目到‘飞出地’孵化和产业化后如何进行收益分配。如果产业化后对‘飞入地’没有收益,那么会被认为是‘飞出地’挖‘飞入地’的‘墙角’。”曹贤忠建议,根据长三角的经验,有几种模式可供参考。“一种是税收分成,在项目创新孵化阶段,‘飞出地’和‘飞入地’共同投入,科创项目到‘飞出地’投产后,双方按照约定比例分享税收;另一种模式是‘入股’运营,由‘飞地’双方共同出资对科创项目进行投资,项目落地后的收益由双方按投资比例分享。”

曹贤忠认为,广东省内“飞出地”和“飞入地”多为对口帮扶关系,“飞入地”对自身利益诉求相对较小,看重对“飞出地”的帮扶成效,有利于飞地的建设运营。

广东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教授燕雨林对此表示认同。他认为,粤东粤西粤北主动到珠三角建“科创飞地”,有助于形成“研发在珠三角+生产在粤东粤西粤北”的双赢模式,对珠三角来说是利好。

“科技创新并不是一蹴而就的,‘科创飞地’建设也需要有长远眼光。不能奢望‘反向飞地’短时间内就能有大成果,需要长期保持投入。”曹贤忠建议设置一些科创指标来考核,如引进多少人才、孵化多少项目、申请多少专利等,“‘科创飞地’的首要功能还是研发创新。”

“广东‘反向飞地’建设要用好市场力量和政策杠杆。”燕雨林建议,在“反向飞地”运营、利益分享上多用市场化思维,在“飞地”政策支持上,可借鉴浙江等省份经验,在省级层面对“反向飞地”用地等给予支持,调动珠三角地市的积极性。

原标题:《“反向飞地”,如何带动粤东粤西粤北创新崛起?|政经观察》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