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改革前行 金融工作会议设计务实路线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4-05-29 13:50

中国金融改革前行 金融工作会议设计务实路线
央视国际   2007年01月31日 23:41 来源:

专题:全国金融工作会议

  中国新闻周刊消息:在金融攻坚刚刚开始的当口,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为其设计了一套颇为务实的路线。

  1月22日,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结束之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受会议召开的利好消息影响,沪深股市振荡上攻。早10时19分,沪市突破2900点关口,涨幅超过2.4%。

  在历经了一整年的牛市之后,第三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于1月19日至20日在北京召开。每隔五年的金融工作会议向来有重大举措出台,此番会议的一些新动向也被学者解读为“务实程度胜过以往”。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会议上指出,金融业处在一个重要转折期,也处在一个重要发展期。“国企改革已进入收官阶段,金融改革的攻坚阶段才刚刚开始”,中央党校经济学部教授韩保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果把企业比作市场经济大潮中的演员,金融则是演员得以发挥的舞台。在本次金融工作会议之前,舞台在挖掘演员的潜力方面做得不够”。

  构建多层次金融体系

  通过1997年和2002年的两次金融工作会议,中央确立了“一行三会”(央行、证监会、保监会、银监会)的监管体系,在应对亚洲金融风暴和不良贷款蔓延方面取得了众所瞩目的成效。

  2004年,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建行和中行获得450亿美元注资以剥离不良资产,金融改革开始步入深水区。但在同一年,宏观调控开始施行,银根紧缩,抬高了众多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贷款门槛。相应地,在经济活跃的江浙一带,民间金融开始以较快速度发展。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位研究员告诉本刊,当时国务院就已意识到,金融工作还是要“两条腿走路”,在国有银行占据垄断地位的情况下,也要对当时处在尴尬地位的民间金融予以扶持,相关的准备工作随即得以展开。2004年,银监会开始着手引导大银行关注小企业的金融服务,次年,央行在五省市推动了小额信贷公司试点。

  动作更大的举措是2004年针对证券市场“国九条”及2006年针对保险业“国六条”的颁布。现在看来,2006年延续至今的牛市,也得益于这两个助推器。

  但是,出于风险防范的考虑,央行的存款准备金不断攀升,企业间接融资渠道(从银行获得)仍不通畅。如何给资本市场“松绑”,拓宽直接融资渠道,就成为本次金融工作会议的题中应有之义。

  会议中,温家宝在讲话时提出了今后金融工作的六大要求,其中的第三条是:大力发展资本市场和保险市场,构建多层次金融市场体系,扩大直接融资规模和比重。接近本次会议的人士称,这其中包含了多项机制性的改革,涉及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筹建“三板”、扩大企业债券规模等。

  所谓多层次资本市场,由交易所市场、场外市场、区域性市场、无形市场等多个层次构成,以满足不同层次的直接融资需求以及不同偏好的投资者需求。由于创业板的推出尚存争议,建设全国性的场外交易市场(三板)有望先行一步。

  另外,1990年企业三角债受到清理以来,企业债券发展缓慢,大为滞后于其他改革。业内人士估计,目前企业债券发行规模只有千亿左右。这方面的松绑也为经济界所热望。

  本次会议之后,“一行三会”都将召开各自部门的工作会议,以落实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精神并制定细则。据本刊了解,无论是“三板”推出还是企业债券的监管,都存在权责不明之虞。仅以企业债券为例,发改委、央行、证监会一直在监管权限上争执不下。

  农行“往下走”

  在本次会议上,农业银行股改基调被确定为“面向三农、整体改制、商业运作、择机上市”。也就是说,农行股改“往下走”。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至此,困扰农行多年的定位之争已经告一段落。

  国有四大商业银行中,惟有农行尚未进行股改。而围绕农行股改的种种争议,也制约着中央在农村金融方面的布局。

  早在两年前,中央就已开始酝酿出台关于农村金融的政策性文件,由于农行定位未清、新农村建设尚未定局而暂时搁浅。从成本方面考虑,面向农村意味着更多开展小额贷款业务,利润远较其他业务为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在“农行面向三农”的提法上还存在不同意见。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的统计,2005年,农信社、农行、邮储等金融机构在农村地区吸收的存款达10万亿,涉农贷款却只有4万亿。

  2005年10月,中央十六届五中全会召开,正式确立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目标,农行定位探索开始加速。翌年7月,农行行长杨明生提出,“农行要留在县域农村金融领域”,已经清晰地勾勒出农行在商业化道路和服务三农间协调发展的定位。

  尽管农行定位日趋清晰,但很多学者对农行上市前景却未表乐观。2006年,农行不良贷款率仍然达到23.49%,是银监会的要求(5%)的4倍有余。同期,另外三大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都达到了银监会要求,只是在农行的“中和”之下,四大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才上升至7.5%。

  在如何消除农行的不良贷款方面,曾有消息说本次会议确定的方案类似于工行股改方案,即:汇金公司负责注资,财政部保留原来的资本金。损失类贷款放入工行和财政部的共管账户,财政部以未来收益承担消化这一损失。但是,会议召开之后传出的消息是:农行股改方案仍未确定,农行仍需提交清晰的财务报表以确定股改成本。

  中央还着力解决了涉农贷款机制不畅的问题。在农行表态要为县域经济助力之后,前述的国有、民间金融“两条腿走路”的思路在本次会议上获得基本肯定。据本刊了解,社区银行有望在今后大行其道。银监会在2006年12月20日的类似表述是“大力发展乡镇银行”。

  此前,浙江、吉林等省市的不少专业贷款组织进行了不少小额贷款试验,本次会议明确要给予扶持。只是,“按照各国的惯例,对贷款规模和地域要予以限制”。知情人士说。

  2003年以来,国家注资千亿以上的农信社改革一直是农村金融改革的最大亮点,农村合作制金融也因此广受好评。此次金融工作会上,温家宝更进一步,将其表述为:要大力发展县一级的,以县级法人为主体的农信社联社。同时,会议还决定要“积极发展农业保险”,准备在今年在全国推开。

  “相对于以往,本次会议更强调农村金融体系“。知情人士对本刊说。用温家宝的话来说,就是要“充分发挥商业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合作性金融和其他金融组织的作用”。

  春节之前,2007年中央一号文件将颁布。此前一些媒体预计,中央关于农村金融改革的意见会有更细致的披露。但据本刊了解,文件只会在农村金融方面重申本次金融工作会的要求,具体细则将由央行、银监会、财政部等部门负责完成。

  万亿外汇监管新格局

  2006年底,中国外汇储备历史性地突破一万亿美元。如此庞大的资产的保值增值已成为迫在眉睫的任务。

  早在2006年12月初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央就已确立“走出去”的战略,决定成立国家外汇投资管理公司。到了2007年1月本次金融工作会后,对于这笔巨额资金的管理模式,则有了更为清晰的制度设计。

  国家开发银行、国家进出口银行、农业发展银行三大政策性银行成立13年来,以国开行为最,颇多创新之举。温家宝在讲话中说,按照分类指导、“一行一策”的原则,推进政策性银行改革。首先推进国家开发银行改革,全面推行商业化运作,主要从事中长期业务。

  知情人士告诉本刊,国家开发银行有望和即将成立的国家外汇投资管理公司一道,成为中国企业进军海外的金融“保护伞”——为海外中国企业提供外汇资金。

  此番金融工作会上确定要进行改制的汇金公司,则有望在改制之后成为外汇储备在境内投资的买家。

  在各司其责、分管内外的金融机构定位明晰之后,加之外汇管理局的总体协调,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管理的三驾马车格局初步形成。知情人士说,这参照了新加坡、日本和德国等外汇储备充足国家的管理模式,业内俗称“淡马锡模式”。

  “本次会议的部署非常务实,5年内如果能够完全落实,已经非常不易”,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稿件来源:《中国新闻周刊》,作者:杨中旭

责编:复苏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